星球网全天不间断发布体育行业各类新闻

足球赛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NBA赛事 > 体坛最新

体坛最新

导师论文|复旦姚建华老师论文介绍-电竞和数据劳动

发布时间:2024-06-24 13:34 体坛最新 作者:147小编
任何复旦新传考研问题 或需要任何帮助加熊哥微信 taijixiong_sh本文作者逍遥客,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博...

任何复旦新传考研问题 或需要任何帮助加熊哥微信 taijixiong_sh

本文作者逍遥客,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博士在读,研究兴趣为计算传播,擅长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太极熊团队成员(图为杭州亚运电竞馆 来自网络)

最近,杭州亚运会的购票网站正式上线啦,这也说明距离杭州亚运会的正式开幕已为期不远。很多小伙伴不知道的是,这次杭州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中,多了一个以往令无数家长“谈虎色变”的门类——电子竞技。在部分人的传统观念中,电子竞技等同于网络游戏,电子竞技的选手也都是一群网瘾少年,但如今电子竞技成为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电子竞技粉丝形成的“竞圈文化”不断出圈,都在促使我们重新思考这一当代年轻人最为火热的娱乐形式。当然,也要关注背后的产业情况和工人的生存情况。

本期要给同学们介绍的论文是来自复旦新闻学院姚建华老师的《平台经济中的“数据劳动”:现状、困境与行动策略——一项基于电竞主播的探索性研究》,发表于新传顶刊《国际新闻界》2022年第1期中。

文末可以提取论文

姚老师在这篇文章中想要告诉我们的是,电子竞技的火热催生电竞直播的繁荣,而电竞直播的主要从业者是电竞主播,他们同时有电竞和主播两种职业特征,也就是既要打好游戏,也要做好直播效果。

电竞主播的劳动过程,实际上与饭圈女孩在微博超话中的打榜、控评、刷排名等“数据劳动”类似,他们同样是一群“数据劳工”,从事着“做数据”的劳动,比如说人气值、订阅数等数据。(按照文中的意思,数据劳动就是生产可由平台转化为可计算和使用的海量数据的劳动。这句话如果再简单一些,就是生产数据的劳动。)此,对电竞主播的分析同样可以借鉴对饭圈女孩的研究思路。

姚老师实地前往虎牙公司总部进行两周的实地采访,访谈对象包括公会员工、主播、运营员工等13人,基于访谈资料来整理得出本文的结论。

具体来看,姚老师认为电竞主播的日常劳动具有“游戏对局和网络直播的双重逻辑”。这句话乍看可能有些深奥,理解的关键就在于理解这两重逻辑究竟指的是什么。

电竞主播,似乎听起来还挺不错的,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玩游戏,还相对自由是吧,一些独立的电竞主播似乎自己是老板,自带创业者的光环。根据作者的调查研究,其实他们都是“数据劳动者”,都是在“做数据”,都在追逐各种数据指标。比如KDA值、对局数据评价和英雄熟练度等,这都体现为数据。KDA值,就是击sha人数、si亡数、助攻数三项数嘛,电竞主播为了人气,为了评价,就会通过劳动,把这些数据做的好看一些,所以叫“做数据”

而网络直播的数据逻辑指的是电竞主播还要看重直播过程中的礼物数量、人气值、订阅数、资金流水、等级等直播数据,这些都是主播人气的反映。姚老师在调查的时候发现,“做数据”已经是成为主播最核心的能力,并直接体现于主播的工资上,公会和平台也会给主播制定相应的数据指标,必须定期完成。因此,数据的双重逻辑实际上是对数据和流量的崇拜,数据至上,流量至上。

当我们明白了电竞主播日常劳动的数据逻辑之后,就会进一步发现数据逻辑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和困境。第一种是劳动的“降级”,这是因为电竞主播们尽管有高超的游戏水平,但是并不能更进一步成为职业选手,反而会日复一日地降格为重复的机械劳动,比如主播们往往只有几个招牌英雄,观众很容易陷入审美疲劳,但不用招牌英雄的话,游戏内的亮眼数据更难达成,陷入了两难困境。这会使得一部分主播去打低分段,这无疑脱离了电子竞技的竞技性初衷。

再比如由于无论是平台、公会和观众都很看重主播们的战绩等数据,这使得衍生出很多快速赢游戏的套路,而这些套路是可以复制的,这使得主播们也是可以成批量生产的,加剧了主播们被淘汰的风险。

第二种困境是对游戏丧失趣味,由于每天高强度的打游戏,物极必反,很多主播表示下播后不会再碰游戏一下,甚至看到《王者荣耀》就会产生厌烦心理。很多主播刚开始无疑是热爱游戏的青少年,但在直播过程中,还同时要兼顾观众的观看体验,比如要和观众聊天等,这无疑加大了游戏的负担,很容易丧失打游戏的乐趣。此外,主播之间也要互相比较数据,以此来争取涨工资和平台曝光的支持,这使得主播之间的关系也变得非常紧张,很多主播无法忍受这种每天的数据比较。

当然,电竞主播并不是数据逻辑的奴隶,他们也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反抗数据和流量的统治,发展出一套自己的“逆数据逻辑”,常见的行动和抗争策略有哪些呢?第一种是停播和跳槽,这一方面可以让自己短暂休息一下,而原平台如果并不想失去该主播的话,往往会开出更加丰厚的条件,缓解主播的压力;

第二种是做二创,比如将自己的直播内容和精彩集锦切片,发到B站和抖音这类的视频平台,如果火了的话反而会反哺直播事业,甚至有些主播表示在做二创的时候没有数据压力,能够体会到久违的创作的乐趣。

第三种是与运营人员进行日常交往,如果主播与公会的主管或者直播间的房管关系较好的话,也会更容易得到相应的引流福利,同时也能在充满竞争的直播红海中找到同伴,这会在情感上提供舒缓通道。

总的来说,你应能感受到,数据劳动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普遍存在的。数据逻辑对劳动的控制更严密,几乎是无死角的控制,实时的控制。这种控制也更隐蔽,更有欺骗性。很多从事直播的,成为数字灵工的人,都被一份“成名的幻想”忽悠着,都认为这是很有趣,很符合自己兴趣,很自由的工作。殊不知到最后,其实这些工作都没啥创意性可言,都沦为平台,数据系统的螺丝钉而已。(很多都是低质的重复劳动)

识别提取论文

广告位